? 六三二章 火了-官居一品 ag8亚游集团官方|首页,ag8亚游账号登录|平台,ag对vg|官方

官居一品

六三二章 火了

六三二章 火了2017-11-9 14:58:31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王珪以文辞才学进用,他的文章繁富瑰丽,自成一家,朝廷重大典策,大多出自他的手笔,士林都很称赞他,两制更是以其马首是瞻,他死后皇帝还赠太师,停朝三天,表示哀悼,可谓是极尽哀荣了。

????而且在‘正忠恭成,端恪襄顺’八个字的排序中,‘恭’排第三,虽不算极好,但也不差。所以嘉靖才会有此一问,当听到张居正发笑,皇帝更奇怪了,道:“难道朕的问题很好笑吗?”

????“微臣失仪,皇上恕罪。”张居正赶紧道歉道:“微臣岂敢对皇上不敬?微臣笑的是王珪的谥号。”

????“文恭有何好笑?”嘉靖沉声问道。

????“文恭并不好笑,如果臣能得此谥号,那真要高兴的活过来。”张居正道:“但王珪得这个谥号,就让人笑那授谥之人不地道了。”

????“此话怎讲?”嘉靖问道。

????“皇上可知王珪有个很有名的绰号?”张居正笑道。

????“三旨相公嘛,”嘉靖不由笑道:“这个谁不知道。”原来王珪从执政大臣到宰相,共柄国十六年,却没有任何立议倡明,一概奉承顺从。当时人把他唤作‘三旨相公’,说他他上殿进呈,对皇上说‘臣来取圣旨’;皇上批示完可否如此,他便说‘臣领圣旨’,绝不反驳;待到退下告诉禀告事情的人,便说‘已得圣旨,照着去办’。典型的传声筒,从不发表自己的主张。

????再看他的谥号‘文恭’,那个恭字表面上是‘不专己善守正不移’,但用在王珪身上,多少有讽刺他迟缓暗弱,从不立议倡明,毫无建树的意思。

????再到后来,王珪又因在任时的某些事得罪,追贬万安军司户参军,削去赠官谧号,后来几经反复,在政和年间才又恢复。

????无论如何,当时对王珪的评价不高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????在华夏这片神奇的热土上,始终脱不离反道德论的桎梏,仿佛一个人的历史评价高,那他做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,反之就一定是不对;尤其是两者相遇时,人们都会毫不犹豫的支持前者。张居正反向利用这一规律,使自己有惊无险的顺利过关,还让嘉靖龙颜大悦,问他道:“这是你早就深思熟虑过的,还是为了应付责问,临时胡诌的?”

????“皇上明鉴,”张居正道:“微臣是湖广江陵人,距离承天府不过百余里,向来引以为豪!能得以修撰《兴都大志》,自豪之情无以言表,早已暗下决心,呕心沥血也要将其修得尽善尽美,又怎会没有预先考虑到这事儿呢。”

????嘉靖一听,哎呦,还是老乡哩!信任感登时大增,又听张居正道:“而其此事微臣也请示过总裁了,袁部堂也说是可以的。”

????袁炜不得不点头了,他惯会察言观色,看嘉靖眉眼带笑,便知道皇帝被挠到痒处,张居正定会得到莫大好处了,这时候该如何选择,他当然不会犯糊涂了。便抬起头来,对嘉靖很肯定道:“是的,皇上,这事儿微臣跟太岳合计过,都觉着没问题才用的。”

????嘉靖闻言龙颜大悦,对张居正最后一丝怀疑也消失不见了,终于彻底露出笑脸道:“都起身吧。”

????“谢皇上。”两人齐声应道,然后站起身来。张居正感觉背上凉飕飕的,这才发现已经满是冷汗了。

????张居正对于此事的解释深得圣意,嘉靖不仅不再追究他的责任,还让他和袁炜分别撰写一篇这方面的文章,以正视听。两人的政治觉悟都很强,立刻体会到这篇文章的重要意义,是皇帝对大礼仪的最后定论,写好它绝对会得到嘉靖丰厚的回报。

????但张居正却出人意料的婉拒了,他对嘉靖道:“论及作文,臣不及袁部堂的十分之一,不敢班门弄斧,还是专心修撰《兴都志》吧。”

????袁炜是大明朝的‘一支笔’,论起写文章来,嘉靖当然对他信心更大,心说看来这张居正还有些自知之明。闻言问袁炜道:“袁爱卿意下如何?”

????袁炜满脑子都是立功往上爬,便痛快的答应下来。这就是眼界上的差距,他光看到了写这篇文章的好处,却没看到将来的坏处,嘉靖在时,当然不无裨益,可一旦嘉靖崩了,谁知道将来是个什么风向?万一新君否定先帝的所作所为,那这篇文章可就要了命了。

????不谋全局者,不足谋一域;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,有时候失败的命运,都是在早些时候种下的。

????见他答应下来,嘉靖心情大好,对袁炜道:“你把《兴都志》总裁的担子卸下,专心写这篇文章,等写好了,朕自有重用。”又对张居正道:“你接下袁大人的担子,好好修撰《兴都志》,等圆满完成了朕也有重用。”

????两人都高兴的应下,准备告退时,却得嘉靖留下用膳,吃了顿素斋才回去。

????袁炜和张居正被叫去审问,不仅没有被怪罪,还被留下吃饭的消息,很快传了出来,各方势力闻言无不惊诧莫名。

????严世蕃自然气炸了肺,他感觉自己真是流年不利,往年自己想要算计谁,哪有失手的时候?且被他认为是当世人杰的三人中,陆炳已经归西,杨博在家丁忧,原本以为就剩自己一个高手,难免目无余子,生出小看天下英雄之心。

????谁知老天作弄,他干不掉的对手竟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,几次算计均告无果而终。要说打不到徐阶他也认了,毕竟是宦海沉浮三十年的老油条,在严嵩全盛时都能存活下来;就是收拾不了沈默,他也勉强习惯了,毕竟你来我往明枪暗箭好多回,他也知道那小子神的很,更兼有皇帝庇佑,谁也奈何不了了。

????所以他今年的两场反击,全都避开了这两人,选取相对弱小的对手作为突破口,心想这下总该没问题了吧?谁知无论是吴时来张翀董传策,还是张居正,他一个也没拿下!

????这是后生可畏,还是我变弱了?一种从没有过的无力感,包围了不可一世的小阁老,让严世蕃变得无比沮丧,索性关起门来醉生梦死,不理外面的鸟事……不过别人醉生梦死是消沉逃避,在于他来说,却是灵感的源泉,说不定什么时候,就想出什么好主意了。

????但在徐阶那里,却叫一个老怀大慰啊,想想也是,既然是自己认定的继承人选,怎能不经风霜砥砺呢?徐阶暗道:‘过去太岳的光芒完全被沈默遮盖,并不是他本身的实力问题,而是自己这个当老师的,以前把他护得太紧了,让他都没了施展的机会。’曾经一度,徐阶对张居正的能力产生过怀疑,认为他将来不可能是沈默的对手,甚至有了改为培养沈默接位的想法……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,如今的沈拙言虽然一时被闲置,但徐阶这样的皇帝近臣,清楚嘉靖打压沈默,并不是对他有什么不满,而是怕他成长的过快,将来的皇帝还没登基,就先变成权臣,这让新皇帝如何掌握?

????他很清楚,沈默已经自成一家,对自己持礼甚恭,其实本质上是相互合作,各取所需,离了自己也照样能活下去,加上人家年轻着呢,把他老徐熬死了一样当首辅,凭什么要全盘接受你的安排,给你当孝子贤孙?

????恰恰这个时候,张居正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。想来想去,孩子还是自家的亲,还得全力栽培才行。徐阶决定改变对张居正的呵护态度,让他自己去闯一条路出来!

????当得知此事时,沈默正在招待自己的学生,为他们明日的殿试饯行。他默默让传信的三尺退下,自己则不动声色继续招呼众人吃喝……因为明日要上考场,所以今日都是以茶代酒,当然是以吃喝为主。

????但沈默自己喝得却是白酒,在场十八个学生,他便共喝了十八杯,学生们要拿酒陪他,他摇头不让,笑道:“我这是极品状元红,好辛苦才从大户人家弄来的,怎能轻易便宜你们?”众学生笑闹道:“原来老师不是爱护学生们,而是心疼您的酒啊。”虽然师道尊严,但师生年纪相仿,加上沈默从不故作严肃,所以彼此间的关系亦师亦友,相当融洽。

????“就是怎地?”沈默瞪他们一眼,笑道:“这酒可不是谁都能喝,非得进士才喝得,”说着指一下众人道:“等到殿试放榜的时候,中了三甲的,只能喝一杯;二甲的,可以喝一壶;一甲的可以喝一坛……若是谁中了状元,”众人心说,难道可以喝一缸?谁知听沈默促狭的笑道:“大家就把他扒光了,扔到酒缸里。”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
????笑完了,大伙便不怀好意的看着王锡爵,笑道:“会元公,你可要做好准备啊。”王锡爵正是那元驭兄,他指着一边的徐时行,摇头笑道:“上次汝默兄发挥欠佳,在下才侥幸,我其实不如他学问扎实。”

????徐时行连忙谦让道:“我能考第二才是侥幸,殿试能进二甲就心满意足了,可不敢跟你争。”

????沈默不由笑道:“呵呵,谦让起状元来了,这要让外人看到,还不觉着我怎么净教了些目无余子的学生?”众学生一愣,以为他生气了,谁知沈默转而哈哈大笑起来道:“这也算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吧。”学生们被老师耍了一道,哪里甘心?哄笑声响成一片,如此师生相处,真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。

????因着明日还要早起,沈默早早就让他们散了,亲自把他们送到门口,学生们便依次上前与他作别,他也对每个人都温言勉励,让他们不要有压力,考出水平就好。

????等到王锡爵和徐时行上前时,沈默面上的笑容似乎更加亲切,拍拍两人的肩膀道:“再把前两名包了。”

????王锡爵郑重的点下头,徐时行的眼泪却快要出来了,他行差踏错一步,结果引来麻烦重重,本来早就该被人整下去了……中了会试第二名后,跟他撕破脸的唐松,竟一封检举信告到了礼部,虽然不敢提‘通关节’的事情,却抓住徐时行改姓一事,将其过往尽情抹黑,礼部不明就里,险些就要下文停止徐时行的考试资格,让他接受调查了……如果真那样的话,不论调查结果如何,徐时行这次都没法考中进士了。

????但所有的麻烦被老师挡下,是沈默找到礼部尚书袁炜,请他务必将此事押后,袁炜碍于沈默的面子,只好答应下来,徐时行才得以有资格参加殿试。

????见他眼里带泪,沈默知道他的压力很大,便温和的笑笑道:“这样怎能考好试呢?”

????徐时行深吸口气,点点头道:“学生知道了……”

????“不要有压力。”沈默微笑道:“不妨跟你明说,我请礼部押后再查,其实是可以不查的……”

????徐时行就担心这个,哪怕自己中了进士,却还要被人去家乡查来问去,岂不丢死人了?闻言抬起头来道:“如何才能不查?”

????“只要你能考个前十名出来,”沈默笑道:“那就成了道德完人,谁还敢再质疑你?”只要有考试,唯成绩论就永远不会消失。

????“嗯。”徐时行闻言重重点头道:“学生知道了,这次一定要将此事做个了断,不让老师再费心了。”

????沈默欣慰的点点头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说着微笑道:“你的同窗都等着呢,快去吧。”

????徐时行朝沈默深施一礼,终于转身大步离去了。

????望着渐渐远去的学生们,沈默深吸口气,暗暗道:‘可都他妈争气啊!老子将来指望你们了!’心中也不禁自嘲笑道:‘封建的师生关系,果然是彻头彻尾的庸俗。’

????回到书房中,徐渭便朝他笑道:“想不到那个张太岳如此厉害!我以前倒小看他了。”

????沈默笑笑道:“我早说过,你偏不信。”

????“你将来有对手喽,”徐渭打趣的望着他道:“本以为你四十岁后会高手寂寞呢,原来老天爷早安排好对手了。”

????“为什么一定是对手?”沈默浸湿了毛巾,轻轻擦着脸道:“难道就不能和平共处,齐心协力吗?”

????“嗨,你咋犯晕了呢?”徐渭嘿嘿笑道:“没听说那句话吗?一山难容二虎,除非一公一母……这好像还是你说的吧?”

????“呵呵……”沈默笑笑,轻叹一声道:“先别想那么远了,内阁那几把椅子,还轮不着我们去抢。”说着皱眉道:“麻烦的是,原先我给严世蕃上的套,这下不能用了。”

????“是啊,谁能想到张居正竟毫发无伤,”徐渭笑道:“我看他的反应,八成是早有预谋,”说着一眯眼道:“你说会不会,这事儿一开始就是他卖的破绽呢?”

????“那他可太厉害了。”沈默淡淡笑道:“不过完全有这个可能。”说着摆摆手道:“不说他了,得赶另外想辄了,不然还不知严世蕃下回又会害谁呢。”

????“我劝你最好别轻举妄动。”徐渭道:“那三个不知好歹的小子,给你们惹了不小的麻烦,现在皇上似乎犟上了,不许任何人再攻击严阁老。”

????“难道就这样算了?”嘉靖的脾气什么也知道,一旦认定了什么事儿,只有老天爷能改变他的主意,可现在蓝道行不在了,老天爷也不会帮徐党说话了,所以皇帝真铁了心要保严家父子,他还真没办法。

????双方似乎陷入了僵持,加之三年一度的殿试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,所以朝堂的争斗刹那间趋于平静,但谁都知道,这是决战前最后的宁静,双方已经不可开交,只差一场最终的你死我活了。

????六天后,金榜传胪,嘉靖四十一年的龙虎榜出来了,状元申时行榜眼王锡爵,探花余有丁,共三百九十九人,然后御街夸官,琼林赐宴,孔庙上香,立题名碑……新科进士们尽情享受着属于他们的荣光时刻,就连北京城都仿佛被感染,变得红红火火起来。

????好大一场火,烧红了半边天……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